《內蒙古行》 1至9篇連載

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內蒙古行》 1至9篇連載

文章chan shui po » 2017-08-29, 21:10

註:
本文(第一至第九篇)連載,歡迎在網上分享,轉載,但請標明作者。
如欲以文字轉載於任何印刷刊物上,必須獲得作者同意,電郵chanshuipo@ymail.com


《內蒙古行》
(9之1)

呼和浩特------蒙族文化的演變

內蒙古自治區佔地很大,達118.3萬平方公里(香港土地面積不足1000平方公里)。位於1050至1500米海拔的高原上,人口約2000萬,其中480萬為蒙古族,他們大部份已漢化,不論在衣著、言語上都跟漢族差不多,不仔細留意,很難分得出來(蒙古族人一般是瞇眼,顴骨高)。

呼和浩特是內蒙首府,位於高原南部邊緣的土黑川平原東北。呼和浩特是蒙古語,“呼和”是綠色,“浩特”是指城市;意即綠色之城的意思。這地方處於農牧文化交界地帶,農牧並存。漢文化、伊斯蘭文化、西藏文化都在這裡看得到。

蒙古文字的創立是由於蒙古族英雄成吉思汗打敗了乃蠻部之後,著令乃蠻首領的一個部下文士(掌印官)塔塔統阿創造。在此之前,蒙古族人是以結繩記事的,方式是貴族婦女在裙子的腰帶懸一根或根繩子,遇上族內重要的事便在繩子上打一個結。這很有趣,漢族人在信史時代(約在商代)之前結繩記事,比蒙古人早了二千五百多年。但筆者實在懷疑,在結繩記事時代蒙古族歷史的可靠性,猶如漢族在發明文字時的信史時代以前一樣。

由於現今大部份蒙古人已經漢化,中國政府擔心蒙族文化會逐漸煙滅,為保留蒙古語文,於是規定蒙族學生要學蒙古文,實行漢、蒙雙語學習。大專裡則有蒙古民族學院。我們在下榻的酒店裡可以收到來自內蒙自治區的幾個城市以蒙古語廣播的電視台節目。在呼和浩特與鄂爾多斯市的街道上,幾乎所有的商店與政府機構的招牌都是用漢字與蒙古文字標示,可見到當局對保留蒙古語文的意志……



《內蒙古行》
(9之2)

呼和浩特------王昭君(2之1)

參觀了王昭君墓。墓道的兩旁排列著兩行石獸,高大而形態各異,氣勢有一些像北京的明十三陵。在墓道的中央,矗立王昭君與匈奴單于(粵音:“善如”。匈奴王)騎馬並行的銅像,栩栩如生。在墓道的最後端,建有一個中國式的亭子,亭子下立了一塊墓碑,上面用隸書寫:“王昭君墓”。墓碑並沒有寫上她的生卒年月日,據導賞員說,那是因為當時匈奴還沒有文字,而且,匈奴王族是實施“密葬”的,凡是王族,死後下葬的年月日、地點都會保密,以防人盜墓。所以昭君死時的年歲、地點都不詳,這裡實際上只是一個紀念墓碑,記念這位家傳戶曉的中國漢代美人才女。但一些考古學者認為,昭君的墓地應在外蒙古,這實在不得而知。

王昭君,姓王名嬙,字昭君,西漢南郡秭歸坪人(今湖北),後人稱她為明妃,善長琴棋書畫。被選入漢宮後,由於入宮後幾年都得不到元帝垂青,於是在一次徵召漢女嫁往匈奴和親中,自願接受前往。元帝賜予她宮主稱號,出塞和蕃,下嫁呼韓邪(粵音“爺”)單于。有一段典故:漢元帝時因為後宮佳麗眾多,皇帝只以宮中畫師所繪畫佳麗肖像選擇寵幸,於是一眾佳麗便有賄賂畫師的行為出現。王昭君因為不願行賂當時的宮中畫師毛延壽,於是毛延壽便把她的肖像畫差了。另一種說法是他繪畫好後獨不畫上她的眼睛去為難她,豈料昭君善畫,把缺畫的部份補上,肖像更加美麗。毛延壽心中不悅,便在獻畫給皇帝前在她畫像上加畫上一粒淚痣,當時人叫“剋夫傷子痣”,於是昭君便落選了。後來宋代王安石的《明妃曲》:

「明妃初出漢宮時,淚濕春風鬢腳垂。低徊顧影無顔色,尚得君王不自持。歸來卻怪丹青手,入眼平生幾曾有;意態由來畫不成,當時枉殺毛延壽。」

對於“枉殺毛延壽”,有兩種說法,一是說當時賄賂畫師是宮中普遍行為,在眾畫師中,毛只至是其中一人;二是當漢元帝親眼看到昭君時,“淚濕春風鬢腳垂。低徊顧影無顔色,尚得君王不自持”,被她的自然美打動了,以至不能自己,於是便“歸來卻怪丹青手”責怪身為畫師的毛延壽胡作非為,一怒之下把他處死了。王安石認為昭君實在太美麗了,以毛延壽的“功力”根本是畫不出昭君的神髓美態,因為畫是靜態,“意態”是動態,有如唐代白居易的《長恨歌》中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一樣是畫不出來,所以王安石認為殺毛延壽直是“枉殺”。還有「可憐青塚已蕪沒,尚有哀弦留至今。」王安石時期的宋代(北宋),也不知昭君墓在哪裡,這就對應了匈奴人的“密葬”傳統,這傳統是匈奴王族死後,秘不發喪;下葬了以後,不立碑,在下葬處方圓幾公里外,派兵駐守,直至荒草叢生掩蓋了墓穴,才算了事。古代匈奴和當代蒙古人為延續世系,這傳統直到成吉思汗時期的蒙古,仍是一樣。所以說“可憐青塚已蕪沒”。至於“尚有哀弦留至今”就是以後在民間廣泛流傳關於《昭君出塞》的戲曲(包括粵曲)了。

此時此刻,登上墓園的小山崗上,夕陽殘照,遠眺附近景色,心中響起了一首粵曲,如果它是由王昭君離別漢邦時唱出來,份外淒切幽怨:

「我今獨抱琵琶望……
盡把哀音訴, 歎息別故鄉!
盡把哀音訴, 歎息別故鄉,
唉悲歌一曲寄聲人漢邦!
話短卻情長,家國最難忘唉悲復愴!
此身入朔方, 唉悲聲低訴漢女念漢邦……」





《內蒙古行》(9之3)

呼和浩特------王昭君(二之二)----決擇

現代內地的學者認為王昭君的和蕃為匈奴人與漢人帶來和平相處,功不可抹(沒)。其實在漢朝自高祖劉邦被匈奴軍“平城之圍”後,跟著後來的數個皇帝,都曾多次選派漢女下嫁匈奴單于,以求北方邊陲的安寧,但是匈奴鐵騎擾邊搶掠之事還是時有發生。漢武帝時,終於忍無可忍了。在內地電視劇《漢武大帝》中飾演漢武帝的演員陳寶國有一句對白很露骨:「我們再不能以漢女的胸脯去換取邊疆的和平了!」於是在繼承了文、景二帝的國庫充裕後,大規模出擊匈奴,務求永久解決邊患。著名的征匈將帥如衛青、霍去病、李廣成了歷史上的名將。
匈奴被徹底擊敗之後,內部分裂,一支族人向北走,到了現在俄羅斯的裏海附近;另一支向西走,到達中亞。在漢元帝前後,一支匈奴族人內附,向漢朝求親,就是昭君要下嫁的呼寒邪單于,當時呼寒邪已經五十三歲了,比昭君大三十歲,而當時人的平均壽命不足六十歲。
忽然想到一點:究竟王昭君知不知道匈奴王族的婚姻習俗?在情理上看來,漢朝當局應該是會告訴她的,要不然她臨陣悔婚或者自殺,豈不是「有辱國體」?他們的風俗是:匈奴單于死後,長子繼承了王位,會將父親的閼氏(粵音:“胭脂”。匈奴王后)、妃嬪,(除了生母),成為自己的女人。漢代自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之後,到元帝時,已經過了四十多年,漢人的倫理(五倫)觀念此時已經十分牢固,因此昭君應該也有這倫理意識。從昭君不賄賂毛延壽看來,她對自己的容貌,當然信心十足,但當幾年下來,仍不獲漢帝垂青,這有如宋代詩人陸游的詩《古別離》句:“女子盛時無十年。”她自知年華易逝,於是便斷然作出了自薦遠適匈奴的決定。
在王安石的《明妃曲》中:“漢恩自淺胡自深,人生樂在相知心”可謂寫出了她當時的想法:漢皇朝對她的恩情淺薄,當然心裡有數。她嫁予呼韓邪後,生了一女,出嫁兩年後,丈夫死去,她被呼韓邪的長子「收編」為己有,誕下一子一女。在倫理道德與不願老死漢宮之間,她選擇了後者,是對還是錯?且由諸君評說了。
粵曲《昭君出塞》歌詞中形容了她出嫁和蕃途中的心情:
一陣陣胡笳聲响 一缕缕荒烟迷惘
傷心不忍回頭望 驚心不敢向前往
馬上凄凉 馬下凄凉
煩把哀音寄我爹娘……
未報劬勞恩,
我有未了心頭願,
谁知我思故國,
更恨我地君王!
手抱琵琶經已泣不成聲,
難把哀弦震響。
今日去天涯,
他朝是誰收我的白骨,
怕难似蘇武还鄉。
煩劳寄语我双親,
莫垂老淚望天涯,
當少把我王嫱生養。
寄语漢宫庭,
為我拜上元皇帝(漢元帝)。
此後莫再挑民女,
誤了蠶桑。
應该愛惜黎民,
更應探察民間痛癢。
……





《內蒙古行》(9之4)
希拉穆仁大草原-------馬背上的民族

希拉穆仁大草原,面積1000多平方公里,比整個香港還要大。“希拉穆仁”,是蒙古語,意即黃色的河。草原上放牧著羊群、乳牛和馬群。說到蒙古馬,在漢代的匈奴時期已很出名,牠們除了幫助牧牛和羊,還是草原中主要的交通工具。牧民不論男女,騎馬的技巧都非常高超;他們根本不需要任何的安全裝備,一躍上馬背,便立即可以高速奔馳,勁度十足,這使我這個來自城市的“鄉巴佬”眼界大開!
在古匈奴時代,馬已是主要的戰爭工具,是騎兵的“戰車”。在陰山的尾段(約三分之一)橫經內蒙古自治區內,西漢時期,匈奴軍隊就是越過陰山入侵中原的。唐代詩人王昌齡的邊塞詩《出塞》:「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飛將,是指有“飛將軍”之稱的西漢將軍李廣;胡馬,是指蒙古馬,可見蒙古馬在古代戰爭時的重要作用。現代的蒙古馬,戰爭的作用已不大了,但在大草原上當作代步工具上,在畜牧業上,在旅遊業上,還是起著重要作用的。
在草場上與團友各自租賃了一匹蒙古馬,筆者挑選的是一匹比較高大的黑馬 ,女團友們則騎一些較矮小的。整隊人馬四、五十人,浩浩蕩蕩,向一望無際的草原進發,活像一支遠征軍隊。沿途不准許拍照,因為害怕馬兒受驚會出了亂子。在一個多小時的「行軍」中。學到了一些“馭馬術”:向前、左轉、右轉、急步、停止等等。十多分鐘後,已可操控自如了。
在馬背上與一個當“領馬人”的蒙古族少女併排而行,談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原來在馬背上彼此交談的情況很有意思的:既要控制馬兒穩步前進,又要與對談者保持適當距離,也須顧及談話對答內容。從談話中得知她來自包頭,每年四月到十月來到希拉穆仁大草原牧馬。當冬季時(氣溫可以跌至零下二、三十度)就回老家過冬。她們豢養的馬都是屬於私人的,她說蒙古馬的優點是耐力好,少患病,可以三天不吃東西,日行數百里。現在的蒙古的高頭大馬是經過品種改良的。牧民一般都懂得為馬兒治病;較重病的馬,有馬的專科獸醫醫治。雄馬都接受過絕育手術,否則會經常打架。她並透露:蒙族學生,高考時是有分數優待的,使蒙族青年較容易進入大學。我想這是德政,因為可帶來民族融和;給少數民族得到上進發展的空間。
在漢代至宋代,匈奴騎兵(包括蒙古)一直是中原隱患。五族(漢、滿、蒙、回、藏)共和以後,蒙古牧民的騎術主要用於經濟、體育運動之上。男男女女,騎馬猶如步行般簡單,他們也有賽馬、叨羊比賽(兩隊人騎著馬互相搶奪假羊羔的運動),或在狂奔中的馬背上做出各種高難度動作。這個民族,可算是人馬合一的民族。筆者想,在城市的繁華忙碌生活,與及在草原上大地自由奔放地放牧牛羊之間,蒙古族的年輕人們究竟喜歡那種的生活方式?在石屎森林長大的我們,又是否了解與認同?……




《內蒙古行》(9之5)
希拉穆仁大草原-----能歌善舞的民族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蒙古族人善放牧,幾乎男男女女都可以策馬奔馳,很多時他們都不須要馬鞍、馬韁。大自然環境培養了他們豪邁、樂觀的性格,熱愛歌舞。
眼之所見,不論在牧場、食肆,年輕人每當聽到廣播播出的蒙古民歌,他們都可以隨意和唱。在草原上,因為地方空曠遼闊,歌聲一般都很洪亮,尤其是女子的歌聲,在相隔一百幾十米,照樣清晰可聞。蒙古民歌的風格有兩種:一種是高吭悲壯,帶著濃濃的沉鬱滄涼,好像在叫人回憶他們民族在千百年來為了生存的奮鬥史;另一種是輕快歡樂,充滿著對上天賜予他們水草、牲畜的感恩,並且可以邊唱歌邊跳舞,熱情洋溢,也使旁聽者容易引起共鳴。我當然是喜歡後者的了。
在表演場地,觀眾都可以隨意跳舞,一起同樂。一時興起,當眾唱了一首《康定情歌》湊湊熱鬧:「跑馬溜溜的山上 一朵溜溜的雲喲……。」他們以舞助興,玩個不亦樂乎!唱完了才想起這是一首中國西南康區民謠,並非蒙古民歌,但之前觀眾好像是全不介意,完全投入於舞蹈之中。其實有一首民歌我是記得怎麼唱的,歌名叫《蒙古牧歌》:“策馬長城外,駝鈴響叮噹,草兒長,馬兒狀,蒙古的兒女牧牛羊……”
蒙古舞蹈難學的地方是肩關節的屈曲度大而富節奏感,這與筆者在中學時代所學跳過的蒙古舞與之相比之下,相形見拙:男的豪邁,充滿了動感;女的柔和,充滿了美感。他們都穿著了蒙古服飾,一舉手一投足之間,深深吸引著觀眾們的眼球。
蒙古歌舞,與摔跤一樣,是他們族人在放牧之餘,休息與娛樂的消閒活動,這也是天賜與他們的另一種才藝,使草原增添了活力、和平與安詳的氣氛,也為遊客帶來了視覺上的享受……
註:*引自唐代詩人杜牧的《秋夕》





《內蒙古行》(9之6)
希拉穆仁大草原-----蒙古包

蒙古包是蒙古族人在遊牧時期所不可或缺的臨時居所。它的特點是容易安裝也容易拆卸;把它放在馬背或馬車上,便可以逐水草而居,有如現代露營活動用的營帳。但蒙古包比較優勝之處是讓人可以在裡面或站立或進行起居活動,而且保溫性強,也可以在內生火煮食 。
外來的旅客在這裡所住的蒙古包先進多了:包頂有一個從側面透光的天窗。包內除了可以放一張雙人床或兩張單人床鋪外,還設有電視機、洗手間和浴室。雖然大門的門鎖比較簡陋,但蒙古包的設計,並非著重防盜;在旅遊區的蒙古包,都設在特定園區內,以方便有關人員進行保安。
此次來內蒙古本想在晚上看星,甚至是想看到天河(銀河);年輕時在廣東山區的秋夜看過一次,印象難忘。這次因為是在草原,地平遼闊,視野受阻度小,心想應該效果會更好,可惜事與願違,這天在接近黃昏時卻下著綿綿細雨 ,看來這一次與“坐看牽牛織女星”*無緣了,殊感可惜!入夜以後,氣溫驟降(草原日夜溫差較大),只有約攝氏十度,微雨更變為中雨。在蒙古包內的床上睡不入眼,聽著這天花頂的淅瀝雨聲,想起了宋代詞人蔣捷的《虞美人》: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中午天色還好時,在草原上給我真的看見了“斷雁”,人字型排開飛行。“斷雁”我想是“人”字型的交接的位置分開處稱為“斷”吧!也聽到雁群首领的“叫西風”,聲音有些像野鵝的叫聲。蒙古高原在海拔1000至1500米之間,雁群低空翔颺,連雁腹颜色也清晰可見。現在已經不是少年,也沒有了“紅燭昏羅帳”的情懷了。睡在旁的,是伴隨多年的糟糠。忽然低吟:“與子同行,踏草原荒漠,望盡天涯路……”,唸的是詩?還是對聯?已拌和了包外的沙沙雨聲,不可分辨了……
雨不停的下,聽聽, 雲遊到了新詩詩人余光中的《聽聽那冷雨》:
「點點滴滴,滂滂沱沱,淅淅瀝瀝,一切雲情雨意,就宛然其中了。」
「雨不但可嗅,可親,更可以聽。聽聽那冷雨。聽雨,只要不是石破天驚的颱風暴雨,在聽覺上總是一種美感。」
「雨打在樹上和瓦上,韻律都清脆可聽。尤其是鏗鏗敲在屋瓦上,那古老的音樂,屬於中國。……」

註:*引自唐代詩人杜牧的《秋夕》



《內蒙古行》(9之7)
顎爾多斯-----庫布奇沙漠

在內蒙古顎爾多斯市閒逛,路經一所基督教教堂,獨立屋式設計,天花板離地很高,從門口往裡探看,屬傳統式教堂的佈置:眼盡處是一個離地面約一米高的講台,講台下面對的,是一排排的木製長椅子,座位足可容納過千人。時值禮拜日上午,教堂大門口站著幾位衣著得體的接待者。受了某些香港傳媒的影响,筆者稍為定神,向四週“窺探”一下有沒有公安或類似便衣軍警的人在場“監控”,目測有沒有形跡可疑者在附近徘徊;觀察下來,似乎最形跡可疑的是自己。
接待人員招呼我倆,我對他們說是來自香港的遊客,只是路過,他們招呼我們進去,逗留了一會兒,為來著的幾天行程和活動向神禱告:祈求順利平安……
下午一眾到了庫布奇沙漠遊覽。
「浩浩乎!平沙無垠,敻不見人。……此古戰場也,嘗覆三軍,往往鬼哭,天陰則聞。」這是唐代李華先生的《吊古戰場文 》中首幾句。橫亙數公里的庫布奇沙漠,是內蒙古數個沙漠之一:金黃色的沙丘群,在藍天白雲下,金光燦爛,呈現出一種“茫茫沙海入雲天”的壯麗景象!又像眾多條金龍蜿蜒大地,閃爍著片片金光,極目望不到盡頭。它不是“敻不見人”的荒漠,而是一個充滿活力的生態旅遊黃金地帶。
一條顎爾多斯大峽谷,分隔了綠洲地帶與沙漠區,大峽谷流淌著的河水,阻止了沙漠向南蔓延。這個金色的旅遊區--- 響沙灣,有多項旅遊設施:高空吊索椅、沙漠四驅車、沙漠衝浪船、衝沙滑板,這些刺激活動,筆者都沒有錯過,參與之前真的須要祈求平安。還有文藝表演場、民族歌劇院、騎駱駝遊覽等等。
“顎爾多斯”,蒙古語,意即眾多的工匠;眾多工匠的努力打造出顎爾多斯市有規劃的市容;沙漠附近的蒙族居民也合力改變了原本只是一片荒涼的沙漠區,使本來一無所有的貧瘠地帶增添了生機,帶來了財富,這是化腐朽為神奇的聰明做法。發展了經濟,才可以有財力令土地沙漠化的情況得以扭轉,才可以保土植樹,才可以減少沙塵暴,才可以再孕育出自然界動植物種,才可以為沙漠區居民帶來富足與歡樂……
《吊古戰場文 》的結尾語:「從古如斯,為之奈何?守在四夷」。“如斯”:就是這樣,就是戰爭;戰爭就是要死人。“守在四夷”:意即四夷事守。現代蒙古族人開發沙漠經濟,經濟發展了,族人富足了,生活安定了,便會為邊疆帶來和平與安寧,變相為中原守土了,真佩服李華先生的真知卓見!
筆者騎著駱駝,與其他的騎者串成了大隊,就像一支前進著的商隊,向著古代絲綢之路緩緩前進。聽著駝鈴叮噹,遠眺沿途風光,我們胯下的這些“沙漠之舟”,牠們的父祖輩們,在綿綿歲月中,又曾為中國作了多少朝代變遷的見證?忽然吭起了香港已故歌星羅文的舊歌《同途萬里人》:
天蒼蒼 山隱隱 茫茫途路
沙灰灰 雪素素 白白野草
深深思 細細看 共覓盛唐瀚浩
戈壁灘 沙丘間 聽聽漢風
邊關中 野照裡 認認宋土
找心根 我與你 共覓面前大道
 
互伴上前路 同攜尋正道
願共你同去踏開新絲路
叫同行萬里人 邁步莫怕浪急風高
我相信 同行萬里途
合力自會行對路
 
憑著龍傳下的勇
顯實力 覓我遙遠中國路……




《內蒙古行》(9之8)
顎爾多斯-----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二之一)

顎爾多斯市,是一個比較年輕的城市,市內建築比較有規劃。漢文化、伊斯蘭文化、西藏文化、基督教文化等的建築物,都可在這裡看得到。前文說“顎爾多斯”是蒙古語,意即眾多的工匠,我想是集合了東西方眾多不同的巧手工匠,才建設了這個在沙漠邊緣的城市。現代“M”字頭的國際性快餐店、“S”字頭的知名咖啡店,同樣可在市內看到它們的踪影。
參觀了成吉思汗陵,它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而且規模宏大,佔地達5.5公頃。在入口處,建造了一個高聳入雲的紀念碑,單這宏偉的紀念碑及入口處的建築及設計,以現價估算,筆者相信它起碼達過億人民幣。
毛澤東在他的詩詞裡稱成吉思汗(他的原名叫鐵木真)為“一代天驕”;蒙古族人對成吉思汗的尊崇,就像廣東人對孫中山先生的尊崇一樣:在廣州、中山縣(原名:香山縣)、香港、澳門等很多地方都有中山紀念堂、紀念碑、文物館、紀念公園等等,他們也不遑多讓,市內眾多的商業機構、店舖,很多都以“天驕”為名,如天驕旅館、天驕餐廳、天驕超市等等;以他的畫像或名稱為貨品牌子的,多得不勝枚舉。筆者所入住過的一家酒店,在大堂的正中供奉著他的神龕,壇上還裝置了神龕燈和祈福水盤,蒙古族人以他為榮的程度可想而知,也佩服當地政府的寬容。
回說成吉思汗陵,其實它只是一個衣冠塚,是經過多次遷徙的。據一些考古學者認為他的陵墓應該在外蒙古,但真正的陵墓究竟在哪裡,這始終是一個謎,因為蒙古王族盛行密葬,成吉思汗過身時六十六歲,臨終前吩咐子孫在他死後不得發喪,恐怕當時刚被他征服不久的西夏國反叛,再次成為蒙古國的大敵。
展覽廳內,除了成吉思汗時代的歷史文物,最特別的是一幅寬四米,長過百米的油畫,依傍著展覽廳的牆壁裱掛。油畫是集合了數位著名畫師,用了兩三年時間才完成,內容是以故事形式,描述了這位一代天驕從出生到死亡時期的重要事跡,經過漂亮的導賞員詳細講述,更使遊客對這油畫留下了深刻印象。
成吉思汗在武功上的顯赫不用多說了,在文治上也有卓越貢獻。蒙古族人原本是沒有文字的,王族妃嬪在腰帶下懸了數根繩子,以打繩結方式記錄族中發生的大事。成吉思汗在攻克乃蠻部後,要國家(當時已稱為蒙古國了)有自己的文字,於是任命乃蠻的掌璽官塔塔統阿(他懂得當時的數國語言文字)創造蒙古文,成為第一代蒙古文字,它有些近乎中原的方塊字,可以用漢人的毛筆書寫,也滿有美感。元朝蒙古人入主中原後,忽必列命吐蕃國師八思巴創造拼音文字,稱為蒙古新字,這是蒙古族有關文字創造後的一次改革。



《內蒙古行》(9之9)
顎爾多斯-----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二之二)

毛澤東先生曾在他的詞《沁園春 · 雪》中評價中國歷史上的幾位政治偉人:“……昔秦皇漢武¹,略輸文采;唐宗宋祖²,稍遜風騷³;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成吉思汗(鐵木真)自幼箭法好是事實,但真正好箭法的是他的手下者別(香港譯作:哲別)。“者別”,蒙古語,意即神箭手,他曾是當時成吉思汗敵方的一名奴隸,在一次對陣中把成吉思汗射傷了,在不計前嫌下收了他為近身侍衛,他是後來西征四傑之一。在金鏞的武俠小說《射雕英雄傳》中,者別是郭靖的師傅,這當然是虛構。
毛詞中對成吉思汗的評語是否恰當呢?其實成吉思汗又豈只是“只識彎弓射大雕”那樣簡單!他善用一枝蘇魯定(蒙古語:長槍),槍法準、狠、猛,每每把敵將刺於馬下。在用人方面,他起用了歷史上有名的文人── 契丹人耶律楚材。耶律教他要善待投降的異國王族,並主張以儒術治國,以道教治心,還跟隨他西征並出謀獻策。第二位是漢人郭寶玉,郭教他長遠的政策是要聯宋滅金,先經營西南,再圖東進,郭在西征中也屢立戰功。第三位是他在西征時,邀見年已七十五歲的長春真人丘處機(當時盛傳他已有三百歲高壽。當然,他不懂武術,也不是金鏞小說筆下的“傳真七子”之一)。丘教他馬上得天下,不能馬上治天下,要減少殺戮,要德與刑並重,教他第一次西征後便要回草原與族民共享太平,並且授以養生之術。
成吉思汗因當時號稱世界第一強國 ──花刺子模殺害了他派遣去的五百人商隊,並奪去了所有財物,於是開始了長達八年的第一次西征。
成吉思汗在西征開始時只有十二萬軍隊,而對手卻有四十多萬。花拉子模的蘇丹(國王)認為蒙古軍勞師遠征,起碼要一年多才可以到達自己的國境,豈料九個多月之後蒙古人便已大軍壓境了。原來成吉思汗把自己的指揮大帳(直徑近十米的蒙古包)放在一個寬大有輪子的木製平台上,日間用四十匹馬拉行,晚間則改用四十頭牛拉動,日夜兼程(見圖,模型),給敵人一個措手不及。花刺子模的蘇丹連番敗北後逃亡,結果病死在荒野,連殮葬棺木也沒有一副。
以成吉思汗的才略,很多軍事家也遠不如:他有胸襟,用人不分國籍種族;容許國境內有儒、道、佛、基督教、伊斯蘭教等宗教並存。但他也有人性的弱點——多疑與殘忍:他懷疑長子朮赤並非親生(在草原爭雄時代,朮赤的母親勃兒帖在懷孕期間曾為敵軍虜去達九個月),對他不信任。西征後把他留在西域王龍杰赤為國王,不准他回蒙古草原。兩年後又因要集合軍隊討伐西夏,召他領軍歸隊,但朮赤已患病一年多,他懷疑朮赤擁兵自重,預備出兵去攻打,忽而傳來了朮赤病死了才罷休。又在一次在西征途中,聽信謠言說他的一個弟弟有異心,於是著令四個摔跤手與弟弟比武,以四對一,活生生地把他的脊柱骨折斷而死。他在西征時,凡遇到強烈抵抗的城邑,每每下令屠城,這給予後來繼承他西征遺願的子孫極壞的榜樣,也相繼效法他的做法,所以西方對這段慘痛的黑暗歷史稱為“黃禍”,是蒙古人帶給他們災難性的痛苦。
成吉思汗在在臨終前,傳位給兒子窩闊臺,並下令把剛出城投降的西夏王族權貴不分老幼全部殺光,為的是“免留後患”。 《論語》中説:“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這句話對於成吉思汗來說,又是否適用呢? 這位“一代天驕”,千秋功過,又應由誰去評說……

註:
¹ 秦始皇、漢武帝
² 唐太宗、宋太祖
³ 《詩經》中的 《國風》 、 屈原 的《 離騷》

(全文完)
chan shui po
 
文章: 583
註冊時間: 2009-09-12, 19:16

回到 聊天室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