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行紀(一至八篇)

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台灣行紀(一至八篇)

文章chan shui po » 2017-01-22, 22:26

註:
本文歡迎在網上分享,轉載,但請標明作者。
如欲以文字轉載於任何印刷刊物上,必須獲得作者同意,電郵chanshuipo@ymail.com


台灣行紀(八之一)
(入境)
曾到過台灣兩次:一次是參加旅行社,走馬看花,其中三分之一時間是被
帶往購物點;另一次跟隨舊同學,屬於半個旅遊團性質,所到的地方也不多。今次採取主動,與朋友共二人以兩週時間,到想要到的地方;看想要看的事物,隨心所欲,不亦快哉?

黃昏到達台北桃園機場,下機後在機場兌換店兌換新台幣;再到近鄰的通訊店購買電話卡。因為手機附有雙卡功能,把它交給店員,由她代勞安裝上新電話卡(他們稱為大哥大)。無限上網15天,只需台幣700元(折算港幣約175元),親自試好後付款,整個過程不消三分鐘,快捷妥當,服務員禮貌周周,這給筆者一個良好印象。

從機場到預訂的酒店,車程須要一個多小時。在機場外的公車站候車入市區。所謂公車,是一種旅遊巴士,約有五十多個座位。旅客登車前,先把大型行李放在車身下的一個行李間隔中,司機幫助旅客把行李先安放好,分別貼上號碼貼紙,再交給旅客一張收據,以便在下車時認領。這種機場公車,在香港似乎沒見過,想來香港在這方面可以效法一下。
在行車途中,將近到目的地時,請教同車一位本地乘客應在哪個巴士站下車,對方很樂意奉告,而且相當詳細。台北人講的普通話(他們稱為國語)較流利純正,起碼少了中、南部帶有台語(閩南語)的濃烈郷音。聞說台灣人較
熱心回應旅客的問路,信焉。………

(待續)



台灣行紀(八之二)
(台北夜市)

台灣各地的夜市很多,單是台北所知的已有兩個。其中一個是寧夏夜市,另一個是士林夜市。在台北計劃逗留四天,所以兩個夜市都去過。

夜市中,小吃、晚飯、夜宵的小攤檔節翅鱗比;酸的、甜的、苦的、辣的、熱點、凍的,中西佳餚;南北美點,幾乎你想得出要吃的東西都有,而且價錢大眾化。口袋裡只要有三、五百塊新台幣,便可以吃個不亦樂乎!但首先要問問自己的肚子是否受得了?一向饞嘴,早作了準備,帶備止瀉藥,以備了不時之需,難得兩天下來,平安無恙。
夜市更特別的地方,是設有各類遊戲攤檔:有飛鏢、有射槍、有彈珠機、有藤圈投壺、有麻將過五關、有撈小魚,五花八門。友人說,台灣人也真夠“純情”,這些攤位遊戲,幾十年前的香港才有。筆者則認為:返璞歸真有何不可?而且比電子遊戲更有真實感、現場感。佩服的是:那些攤檔主人,多是年輕一輩,其中還不乏俊男美女。台灣的大學超過一百所,似乎供過於求;其中又有沒有大學生是檔主?看他們從業態度的積極,又不像“不屑為之”,看來,台灣人還是隨遇(寓)而安,努力營生。

看遊人玩得熱鬧,回復童真,落場試玩;於是選了射擊,就是用長槍發射塑膠子彈射向兩米遠懸掛在木板牆上的小汽球,汽球的直徑只有約三吋。50元新台幣(約港幣12.3元)換來10顆子彈。架好了姿勢,瞄準發射,十槍擊破九個;換來的禮物是“扭計骰”及搖搖各一個,看來是“賺了”。忽然一道思緒襲來:眼前的狀態是:“而散散光;而視茫茫”,尚且可以十發九中。回想新婚燕爾之時,曾買來氣槍一把,塑膠子彈可以從兩三米遠貫穿一張報紙。午膳之餘,在工作場場所練習。告知“嫩妻”自己也有少許射擊“天分”,不料得來回應的是:“你眼界(目力)很好嗎?多留些時間在生計上吧。”這一句,力有千斤;一言九鼎,哪敢不從?今回想起來,假我以數年,“三十”而學“射”,可以無大“憾”矣!人生路途的選擇,有時又牽涉環境與時勢。

這時,我想起了中國的許海峰;也想起了香港的傅家俊。……

(待續)



台灣行紀(八之三)
(書店與作家)

來到台北,固之然要到書局街逛逛。所謂“書局街”,位於重慶南路,這裡書店林立,而且規模不小;有些書店舖面面積達三、四千平方呎(台南也有很多規模不小的書店);有的一至五樓都屬同一家書店。各類書籍齊全:散文、小說(其中又細分少男、少女組)、政治、歷史、心理、宗教、美術、應試、親子、烹飪、醫藥、科技、功夫、…….五花八門,應有盡有。誇張點說,這裡的三、四間書店,展書量相當於全香港的書店展書量的總和。

到一家設有咖啡閣的書店買了一本書,付款後職員發給一張咖啡贈券,可以慢慢享受讀書樂與咖啡香。這裡佈置優雅:四周懸掛著油畫、書裱;擺設著各類藝術品。顧客選書後便可選一個座位安坐,靜靜地閱讀,誰也不妨礙誰;也不會有職員催促打擾。似乎香港正正是缺乏了這類優雅書室。
從書店規模,可以看得出台灣人讀書風氣之盛。兩天前,在夜市中,看到一個漢子,在一個小吃攤檔不甚明亮的燈光底下“挑燈夜讀”,那麼珍惜那短暫的用餐時間來閱讀,怪不得台灣作家輩出。

路過街頭某圖書館,懸掛著一條大型橫幅,寫著:“林文月雙週”。香港人或不熟悉林文月。她在台灣卻是一位著名作家;與張曉風、琦君、余光中、董橋齊名。她是台灣彰化縣人,生於上海。拜讀過她的散文集。主編陳義芝在書序中謂她的散文:“冰清慧美如其人,原因就在她胸中溪壑有深致”;又說“文調的美純粹是作者性格的流露。”另一學者何寄澎在評論她的文章中則稱呼她為“林文月先生”;想來大凡出色的女性作家,都會被尊稱“先生”尊號吧!這有如最近逝世的內地作家錢中書妻子楊絳一樣,她也被尊稱為“楊絳先生”。

台灣當局對文人、作家的尊重(在中國內地也一樣),從任命龍應台為(前)文化部長就可以看得出來。且看香港,對文學推動近乎流於表面,哪裡看得到政府裡的高層是文化人,是作家?情況似乎是“士為四民之末”,是耶?......

(註: “四民”:士(讀書人)、農、工、商)



台灣行紀(八之四)
(交通)
台北是一個電單車(摩托車)滿街跑的城市(其實台灣很多市鎮都一樣)。一大早,臨近上班時間,騎車族已先後登場,穿梭於大街小巷。繁忙時段,在主要街道的十字路口交匯處,騎車族一字排開,一字之後有一字之後還有一字:一排,兩排,三排,老遠望去,活像一支軍隊,等候著預備出擊;這是現代城市少有的特色,同伴笑說,如想移居台灣,身懷修理電單車技術,肯定不會餓肚子。他們還有一種“潛規則”,很多時雖然斑馬線兩端“綠公仔”(過路指示燈)已亮,行人正在過馬路時,騎車族可以照穿插於斑馬線上,沒有執法者會干涉。

婦女騎電單車接子女放學,給帶上一頂小頭盔,讓其坐在身後,便可以呼嘯而去,這讓我們覺得相當“牙烟”(很不安全)!
這裡的電單車的泊車費相當便宜,泊一整天才十來港元。晚上,停車場都泊滿了,密密麻麻,頗為壯觀,好像在開深宵車展。我懷疑的是:這麼多電單車停泊,車主怎樣可以不會取錯認別人的;又怎樣可以在車叢中“排除萬難”取車?假如,不法者來個“火燒連環船”……

除了路面汽車,台北市的鐵路系統相對地發達:有歷史悠久的台鐵,還有捷運、高鐵、地鐵等四、五種名稱,我想是因為不同名稱的公司在營運吧!幾種鐵路交通工具穿疏來往附近地區,甚或遠至台中、台南。台北是鐵路網的“心臟”地帶。旅途中,幾次須要在台北乘搭台鐵,台鐵列車又細分有自強號、莒光號、復興號等。初到貴境,自然“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經過月台前的閘口,詢問一位穿制服,結領帶的執勤人員,這位頭戴軍裝帽子的中年站長,用穩定的眼神看著你,聽完詢問後,用堅定而充滿磁性的語氣回答:清楚、簡潔、利落,而且有禮,然後開閘讓你進去。這位中年挺拔的阿帥哥,有點兒像較年輕時的台灣演員張國柱;除了樣貌出眾,也給我一個敬業樂業的印象。第二天,我們要往其他景點要再乘台鐵,離幾米遠又碰到他,不由自主地給他先行一個軍禮才詢問。這位“有型士”,如果我是女生的話,我會……怎麼說呢……要他的手機號碼......

(待續)


台灣行紀(八之五)
(宜蘭、蘇澳)
從台北市乘火車到宜蘭,差不多要三個多小時。雖然“長路漫浩浩”,但勝在沿途風光獨好。車廂內乘客不多,我們可以跪上座位上觀看沿路景色。火車經過雙溪附近,望見沿鐵路的河溪,有三數人以竹簍捕魚,竹簍約有一米多長,簍口寬約半米,放在河邊或攬簍沿河踏石前行尋找魚踪,煙水迷濛之間,純樸而帶詩意,短短數分鐘的景色,使我忘言、忘筌……

宜蘭火車站頗具特色,入口處的裝飾很有非洲森林風情;火車站往右拐,是一個文化區:有咖啡書店,有茶藝館,有手工美勞室,有西洋畫展室,有兒童舞蹈室;再走遠一點,有一個以漫畫人物作主題的幾米公園,展示品巨人化,很適合親子活動。宜蘭市政府也許深知旅遊業的價值,在火車站附近的附加“增值”,成了當地的旅遊賣點。
到了蘇澳,這裡屬於宜蘭縣管轄,是一個天然的漁港,也是一個旅遊區;有大寺廟與擁有一個優良海灘。與同伴就在附近的餐廳品嘗了一頓豐富的海鮮餐。與店主交談中,得知近來的陸客減少了,現在主要靠東南亞華僑旅客支撐著。

沿海岸往海灘散步,灘面長過千米,天高海闊,面對的是太平洋,一望無際。腳下踏著的是一大片的黑沙,沙粒粗細相雜,一片黝黑,使我想起孩提時代收聽收音機的兒童廣播劇《黑沙灣狂想曲》,原來世上真的有“黑沙灣”,故事內容記憶中已有點模糊了,好像是說一個孩子遇險的故事。
白浪淘黑沙。三數個釣魚郎靜候在釣魚竿旁,與天、水、雲、沙灘構成一幅佈局宏大點綴小的美麗圖畫……
沿海灘步行回程,經過南方澳漁港,停靠著很多漁船,屬於中小型,以木造的佔大多數。筆者在想,香港差不多已經沒有木船在海上作業了,絕大部分已用鐵船;內地的漁民的情況也是一樣。心裡不禁發問:是甚麼原因使這邊的漁業仍處於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經營狀態?岸邊,看到漁民在赤(修補)網,在香港的漁民作業區已相當少見……

(待續)


台灣行紀(八之六)
(民宿 * 靈異)

我們由台北乘長途旅巴前往台南,到埗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入住一間民宿,打算住上個三數天。民宿樓高五層,內置電梯。地面有一個小花園,也是停車場,方便租客停泊車輛。一樓(地面層)是公用大廳,置有大電視、沙化、酒吧、吊椅、棋盤等。店主也頗相信租客,給了我們公用門及租住房間門的鑰匙,交帶幾句相關設備,便下班而去;心裡想:人家這樣相信你,你也應愛護人家財物才對。

民宿位置在近郊,避開了鬧市繁囂。我們租用四樓,房間側有一個約兩百多平方呎的露台,露台四週種植了盆栽,中間放置了小圓枱與椅子,環境頗為優雅,可供閱讀與閒聊。房間尚算寬敞,有兩張獨立大床,彼此相距約兩米。床頭放置了卡通毛娃娃,天花板吊垂著一襲紫色防蚊子紗帳;心裡想,既有冷氣(空調),紗帳要來幹啥?兩個鬚眉男子,派用場嗎?想是專為年輕或新婚夫婦而設的吧。

午夜十二時後,關燈各自入睡。剛臥上床,忽覺天旋地轉,天花板好像有點兒在擺動,但紗帳卻沒動,四週靜寂,又不像發生地震。自問尚算身強力壯,就算跑上個兩三小時,氣也不喘,腰也不彎,為甚麼忽然頭暈目眩虛弱至此?不消一刻,身體稍轉向右側,整張床鋪跟著向右側擺二十多度!身體平臥時,床又跟著“還原”;重逾千斤的大床,有如玩具似的,心想這次不妙了,有邪靈在打擾!是否有人曾在這床上殉情?怪我霸佔了“他們”的床?看鄰床旅伴,早已呼呼大睡。心裡姑滴:走廊外,三更半夜,還有誰穿著拖鞋在踱步?……

常聞台南多怪力亂神之事:記得多年前第一次隨旅遊團到台南,入住某酒店,靠床頭的牆壁上,掛著一幅油畫,畫面是畫著一隻被人倒懸著,頸項正在滴血掙扎的公雞,相當嚇人!第二天有團友訴說房間發生靈異事件,眾說紛紜。我與妻子則安然無恙,想來當時我們那個房間的那幅掛畫是用來作“闢邪”用的。
對於鬼魅,筆者已見過一次,那是一個慢慢移動之後消失了的背影;今番再遇,雖然感覺不安,但亦要坦然面對,不想驚動同伴。回想幾個月前往東歐旅遊,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獨個兒離開酒店晨跑;時值月隱星稀,風蕭樹搖,上崗下坡,直跑到多瑙河畔,沿路行人絕跡,也不覺驚懼。自忖並非勇者不懼,只是平時“行得正企得正”(不作虧心事),至於這民宿的遊魂野鬼,也應該沒有傷我之意吧!若只是想攪攪“意思”,可待我入睡之後,把我搬到地面也好,把我扛到鄰床也罷,絕不介意;如果硬要使我一睹“尊容”,以儆效尤,好使我知難而退,也只可悉隨尊便……

於是,唸了一遍《主禱文》之後安然入睡。

第二天醒來,發覺……


(待續)


台灣行紀(八之七)
(孔子、鄭成功)

第二天醒來,發覺……

發覺自己的身體好像被放錯了位置;頭部在床尾,兩腳在床頭;而且是偏向床的右側。自問不算“反訓”(輾轉反側,變換睡姿),是“他們”已“發了功”作了小懲大戒嗎?幸好身體無異樣,感恩!

同伴醒來後,我問他昨夜睡得如何?可有異樣怪聲?他回答說沒甚麼。我當然不會說昨夜在床鋪上發生的事情,因為我們接下來還有兩天還要住在這所民宿,要是他聽了我的遭遇後堅持要轉換住處,浪費了這裡的租金還是其次,霎時之間要搬動行李找新的住處也頗麻煩。我心裡想,難受的一夜已經過去了,姑且看今夜的“來勢”又將如何吧……

上午來到孔廟參觀。在明清時代,台南已經有書院供當地的子弟進德修業,並有台南的學子中舉後到中原做官。孔子廟佔地相當大,分前門、主廳、與後廳及左右偏廳。在正前門上,懸掛有“全台首學”四個大字的牌匾。主廳擺放了孔子像,但不允許參觀者燒香供奉;我想這是“德政”,很多廟宇在初建成時富麗堂皇,經三數年信眾焚香參拜後,四週便遭熏黑積垢。(覽賞無分宗教,在泰國所參觀的佛寺也相當雄偉,絕大部分嚴禁燒香;遊覽者還得要脫鞋子才可進入參觀,建築物與環境保持得相當好,)主廳近天花部分的前後都懸掛了牌匾,由歷任領導人手書,包括了蔣介石、嚴家鑑、將經國、李登輝、陳水扁、蔡英文等。右偏廳,放置了中原自孔子以來的歷代儒家賢者名牌。後廳可供國樂隊演奏,參觀時正值演奏古代宮廷的雅樂;此時此景,想起了曹操的《短歌行》:“……我有嘉賓,鼓瑟吹笙。”“瑟”與“笙”這兩種樂器,就放在左偏廳的中國古代樂器展覽室。

到赤崁樓參觀,這是一個到台南旅遊必到的地方,它被圍成了一個園區,需要收入場費。園的中心位置放置了鄭成功在這裡接受荷蘭敗將求和的銅像。鄭成功因為驅逐佔領台灣的荷蘭人有功,被中土的南明永曆帝封為延平王,時為1662年。左側有書院遺址。在園的盡頭處建有寺廟。(早幾天在台北的淡水河畔晨跑,就在何邊建有延平王廟。)跟隨著導賞員詳細講解鄭成功在赤崁樓接受荷蘭人投降,收復台灣的事跡,與及他的時代背景,他的家世等等,娓娓動聽。導賞員有時用國語(普通話),有時用閩南語(福建話)去講解。他講得用心,“追隨者”(其中有成年人,也有學生)也聽得入神,彼此間還有交流互動。在台灣,不論南部至北部,鄭成功都被稱為民族英雄;在台南猶其明顯,不單單在赤崁樓,就算在台南大多數的公園,甚或較近郊處,差不多都可以看到他的銅像,而在銅像所站的石基上,都刻著“民族英雄”四個大字。我想其中一個原因是鄭成功是福建人,而台南有很多老百姓也是從福建移居過來有關吧。

台南繼孔子廟、赤崁樓,還有忠烈祠。在台北的忠烈祠,是港人參觀必到之處,那裡是憲兵表演步操及“耍槍”交接換班的地方;台南的忠烈祠也很宏偉。日本在台灣曾經統治了五十年,但目下所見,遺留日治時代的遺跡已很少,島內的日文與有關的標志也非常少;荷蘭佔據時代的遺跡更不必說了。看來,漢文化在這裡根深蒂固,不以人的意志可以轉移的……

(待續)



台灣行紀(八之八)
(阿里山)

阿里山是台灣名山,從台南車站乘公車上阿里山,大概需要兩個多小時。

記得多年前來阿里山,是農曆春節假期,正是“細雨濕流光”,旅遊巴士沿路往上爬,至中半山以上,已驚訝雲海浩渺。再往上爬,忽然看見山坡上有三數棵臘梅,團友嚷嚷,導遊知情識趣,著司機停車,好讓大夥兒下車細看。臘梅形態優美,花兒白白的,清純可愛,不!這個形容好像不夠貼切,應該如劉家昌先生《梅花》的曲與詞:“看那遍地開了梅花, 有土地就有它,冰雪風雨它都不怕, 它是我的梅花……”。寒梅傲霜雪,代表的是:堅貞不屈;巍巍的大中華……
到達山頂,回想當時第一次來時,氣溫只有攝氏幾度。下車,冒著微雨、濕冷、昏暗,走過一段小徑兒,須要步行數十分鐘,去看那已折斷了的“神木”,據說它的樹齡已超過三千歲了。

這次重遊,已不用走山徑兒,可以乘搭小火車,須要逗留多長時間只隨我們喜歡:可以去尋找阿里山的姑娘,看看是否美如水;可以去尋找阿里山的少年,看看是否壯如山。
下了小火車,到巨木林參觀,這裡滿佈松柏科高大樹木,樹齡動徹一千幾百歲,有些樹幹粗大,須要三數個大漢手牽手才可以圍攏得起來。在靠近行人徑處,部分樹木的樹幹給人用塑料墊子包裹起來,以避免給刮傷弄損。靠山吃山,靠“樹吃樹”,偶然看見公家索性把大的照明燈綁在大樹幹上,樹頂還裝置了避雷針,也算是奇觀了。

下了小火車沿著山勢走。行到“山”窮處,坐看雲起時;啊!江山如此多嬌,此情此景,不有“佳作”,何伸雅懷?遂賦油詩一首:

阿里山上風光好,
古木參天難盡數。
不見姑娘少年事,
靜看雲海渺波濤。

回憶往日,還未到而立之年,賺了幾個銅板,第一件想要做的事,就是帶同父母來台灣遊覽;兩老除了回廣東家鄉省親,這趟還是首次“出門”。父親驚嘆阿里山的原始森林的樹木高大挺拔,粗壯雄偉,說是行山徑雖然辛苦了點兒,也頗為值得。

寒暑更迭,父親已經仙遊,而自己也已成為人父;今番舊地重遊,同行者也是一名父親,睹物思人,睹人思事: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

(八篇連載完畢)

謝謝 !
chan shui po
 
文章: 583
註冊時間: 2009-09-12, 19:16

Re: 台灣行紀(一至八篇)

文章sze lai mei » 2017-01-23, 08:59

Like!
每一日,在每一件事上,我都會越來越好。與大家共勉。
頭像
sze lai mei
 
文章: 572
註冊時間: 2009-09-12, 14:17
來自: 香港北角

Re: 台灣行紀(一至八篇)

文章chan shui po » 2017-01-30, 11:16

Thanks !
chan shui po
 
文章: 583
註冊時間: 2009-09-12, 19:16


回到 聊天室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